您好,欢迎访问一个让欣然的网站!

    2017最新澳门网上赌城

客服热线:

400-9940-119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品牌专区 >

没有艺术点缀我的生命我的生活该是多么无趣

2017-08-10 16:20

  我钟情于艺术。
       艺术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       如果没有艺术融入我的生活,,无味,平淡,苍白,而黯然失色。
       艺术像是一道灵光,穿越心灵,折射光芒。
       艺术像是一束鲜花,流光溢彩,绚烂缤纷。
       艺术是美,是天国,是神奇,是灵异,是精神,钟爱生命之美的人必钟情于它。
       每一个生命的姿态要如何绽放?那是一个个的王国,我的王国的主人是我。在灿烂的宇宙间,我接收,我放射。而艺
 
术是灵异的天线,是媒介,是传送带,是借助,是淋漓尽致的闪烁。
       我把艺术当方式。
       巴鲁兹金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每一个人都可以从艺术中看到他所希望看到的东西。”因此,某种程度上,艺术也是理
 
想。是每一个人内在的理解与表达。
 
        二
       小时候,听父亲讲,他刚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在洪洞赵城的一个气象站,这个站设在旷野里,站上只有他一个人。夜晚
 
,一个人孤单,为了排遣,便经常引吭高歌。一本歌书,简谱,歌词,加上一幅歌喉,便可以举办一场没有听众的音乐会。
 
其实,明星演唱有静静的倾听,有热烈的共鸣固然美妙,那是神在带动,把人们的情绪与理想共同放射到天空。而空寂中的
 
孤独鸣唱,更有一种震撼的效果,那是音乐赋予生命的温暖与展现,是人借助音乐的呐喊,是心灵的陪伴。
 
 年轻的父亲,有艺术之风。
        母亲也是爱唱歌的女人,从我记事时,耳边就是她的歌声。母亲有一副极好的歌喉,天然无雕饰,原生态。她喜欢
 
边做事情边哼歌。母亲最喜欢哼的歌是“老房东查铺”,还有“大红公鸡毛腿腿”“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”“山丹丹开花
 
红艳艳”。长大后,出去和朋友们去飙歌,我也唱“老房东查铺”,居然唱得还有味道,正当众人听得入神,哑了。问为什
 
么?只会第一段,因为那时母亲只唱第一段,第二段我没听过。呵呵。
        我5岁时,家里从老宅搬出来,搬到村子最南边的空旷地上,一出门便是墓地。父母都是无神论者,坦然住在那里。 
 
我小时候的玩具经常便是死骨,无畏无惧,习以为常。夜晚,天上的星星特别的亮,爸爸,妈妈经常带我们一起唱歌。把周
 
围的阴森都趋散了,或许那些孤魂野鬼也都听得入神了。村里除了几声犬吠,充斥了宁静,此时的歌声是那样的美妙与动听
 
,像天外来音,像大地回声,醉在歌声里,生活是带着色彩的呈现。
        父亲是智慧的,是诗意的,他把这种灵性传染给了我们。我听父亲用简谱拼歌,盯着他,内心惊讶。无非是1234567
 
,怎么会变成美妙的旋律呢。他总是耐心地教给我,高音,中音,低音,还有节拍,只要分清音与音节,就可以出旋律了。
 
哦,还是感觉不可思议。后来读冯骥才的“浪漫的灵魂”,说到,音乐家的灵魂是五线谱上的那些音符,五线谱则是天国的
 
彩虹,他们的灵魂在缤纷的天国徜徉与跳跃。内心无比激动,直到那时,才恍然明白,音符原是浪漫灵魂的舞动,怪不得是
 
那样的多姿多彩呢?而天国呢?马勒《第四交响曲》引用了他的一首”天国的欢乐“,”欢乐的天国生活多美好,俗世不再
 
使我们烦恼,一切全都是如此清静、平和,人间的喧哗这里再也听不到。“哦,音乐原来可以如此神奇,随时可以带我们去
 
天国呢。
        现在,父母都年老了,但喜爱音乐的心未老。《三国演义》播放时,老父亲每天跟着杨洪基去唱滚滚长江东逝水,
 
单位联欢,欢迎老赵,没想到唱得当时正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主题歌,把年轻人都震翻了。有时候,周末无事,全家人去K歌,
 
父母一种风格,中年人一种风格,下一代另外的风格,风格不同,但艺术之风代代传承。

上一篇:懂得爱别人就是爱自己的道理这一点我们很欣慰 |下一篇:在K歌中总要重新激昂生命燃烧的助力